福建老年大学     添加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师生园地 >> 学员新作

学员新作:山雀的启迪

2019年05月13日 来源:秘书处 阅读:332次

何阳


当知青时,我家后院长着一株苦株树。

秋天到了,树上的叶子渐渐少了。一天,我突然发现,在树顶的高枝上,有一个鸟巢。

我急忙搬了架楼梯,从树枝的的空隙中架起来,爬上去。

这是个圆形的鸟巢,它的纹路织得很密,泥土中间还夹减一些羽毛,细枯草和玻璃纸,在鸟巢的西面有一个鸭嘴子模样的通道,这是鸟儿进进出出地方。最使我感受到惊奇的是,鸟巢里面还有六,七玉球似的小鸟蛋。我拿出了一只仔细地端详:它洁白如玉,晶莹剔透,似一朵含苞欲放的橘花,又像一个鸡心玉坠。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了几声鸟的啼叫,为了不破坏它们安定的生活,我轻轻地将鸟蛋放回原处.

过了一会儿,果然在飞来了两只小鸟,当地人把它们称为山雀。我从没见过长得这么美丽的鸟,优美的流线体形,黑白分明的羽毛,尾巴很长,总喜欢翘得高高的。它们亲呢地站在鸟巢边上,吱吱喳喳地聊了一会儿,才返巢歇息。

从那以后,每天我都会坐在树下看望着它们。只见它们有时彼此拉开距离,激烈地喳喳吱吱地争论着,有时则轻声细语地悄悄地嘀咕,有时则不声不响亲呢依偎着。我从小就会吹口哨,能惟妙惟肖地模仿鸟的叫声,现在派上了用场,不时也吹上几声与它们聊聊、谈谈。

那是一段灰色的人生,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天天如此。这两个异类朋友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我无法分辩出它们之间的雌雄,于是按形体大小分别命名它们为”大个子”,“小个子”。

天气一天天凉了,树上的叶子愈落愈少,一天老天爷突然变脸,狂风挟着暴雨,下了整整一夜。

天亮了,雨停了,我急忙走出了屋,只见可爱的鸟类巢许多地方已被冲坏,尤其是那个通道,刚好被一根落下的树枝打着,只留下三分之一的土疙瘩搭拉着。那两只山雀正忙忙碌碌地飞进飞出,衔来草根,树叶和泥巴。

黄昏时分,我收工回来,它俩悄立在枝头,相互深情地凝望着。一会儿,只见”小个子”扭过头去,把嘴伸向了自己的翅膀,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目光像胶一样粘在它的身上,随时着一声凄沥的叫声,它硬生生地从自己的翅膀上拽下了一枝美丽的羽毛,接着”大个子”也将头扭向了自己的翅膀……

我心中猛地打了个激灵,不由闭上了眼睛。整个晚上,眼前一直浮现着那只渗透着鲜血的翅膀,耳边不停地响着此起彼落的鸟鸣声。

第二天一早,我便来到了苦株树下,鸟巢已修复如初。但只有“大个子”悲凉地立在枝头,“小个子”没了。

太阳出来了,金色的霞光的映红了淡蓝色的天空,苦株树的叶片已经落尽,那如同抽像画般的枝枝丫杈,在阳光下光明透彻,夸张地伸向天空。晨风中,我隐约听到鸟巢中,传出了几声小鸟幼稚地啼叫。

向着初升的太阳,孤独的“大个子”突然从胸腔里发出了一声长长地鸣叫,接着使劲地扇了几下翅膀,它飞走了。为了下一代,也是为了完成“老伴”的嘱托,它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目送着它愈飞愈远,我想起桑地亚克的一句话:“人生从来不是被打败的,没有谁能打败你,除非你自己。”

我把这段话刻在了树干上。署名:我与“大个子”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