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老年大学     添加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 理论研究

仓山:从“一座难求”浅析老年教育改革

2018年09月11日 来源:福州市仓山区老年大学 阅读:158次

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第十三次

老年教育理论研讨会征文


从“一座难求”浅析老年教育改革

福州市仓山区老年大学课题组

中国老年教育历经30多年的发展,经过中央和各地各级政府以及有关部门的支持和帮助下,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仍然存在着广大老年人教育需求与资源供给不足的矛盾不断增大,城乡、区域间发展不平衡,部门协调亟待加强,社会力量参与的深度和广度需进一步拓展等问题。这些问题是当今中国老年教育可持续发展的掣肘,必须深究其根源,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才能有效解决之。

一、老年教育要以深化供给侧改革为主线

老年教育的供给侧主要是国家、省、市、县(区)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设立的各级老年大学;老年教育的需求侧是指广大老年人日益不断增长的再教育需求。

长期以来,老年教育界乃至社会相关方面对于老年教育的属性众说纷纭,多种议论或定性,都把老年教育排除在“教育”之外,其后果导致老年教育发展瓶颈至今都未有效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对老年教育的性质做出了明确的法律界定:“国家发展老年教育,把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2016年,作为终身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老年教育由中央政府认定的“重视老年教育 ”阶段进入了中央政府提出的“发展老年教育”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第十四篇第五十九章)。201610月,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这是中央政府对老年教育的“教育”性质予以明确定位:老年教育的性质是教育。

教育是政府的公共职能之一,政府必须竭尽全力向全社会提供教育的社会服务。但老年大学的体制问世之初是政府的“选择性安排”,是安排离休干部活动的地方。随着社会进步与老年大学的发展,老年大学成为当今广大老年人享受教育的“好去处”。实践表明,各地政府对老年教育的重视程度、所提供的公共服务水平和质量,决定着当地老年大学的入学率和参与率,决定着老年人接受老年教育的需求度。从这个意义上,供给侧是老年教育的供给与需求这对矛盾中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部分地区老年大学“一座难求”是其生动的表征。老年教育的需求激增引起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国家发布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十三五”规划,要求各地各级政府“发展老年教育”;国务院颁布了《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因此,只有解决了矛盾的主要方面问题,其他问题就可迎刃而解。这就要求各地各级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政府相关的法规文件精神,深化供给侧改革。

但是在实践中,中国老年教育目前现状远不能满足广大老年人继续接受教育的需求。而阻碍老年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矛盾是供给侧的结构性问题,主要表现:一是老年教育体制仍然不顺。2016105日国务院颁布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并没有明确将具有教育属性的老年教育归属于教育部主管。各地各级老年教育体制依然保持其原貌,导致了各地各级老年教育差异性仍然很大,发展严重不平衡未得到根本性改善。体制问题已经成为老年教育实现教育现代化和可持续发展的瓶颈。二是地方性法规缺失。目前全国只有天津市和徐州市先后出台了地方性老年教育法规。没有地方性法律保障,各地各级老年教育发展中的很多重大问题难以有效解决。三是办学资源远远跟不上发展之需。由于长期以来客观存在着的区域发展不平衡,致使各区域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等发展不平衡,势必导致各地各级政府给当地老年教育提供的办学资金、办学场地、办学设施、教师教材等教育资源存在着极大的差异。由于体制不顺,社会文化教育资源很难为老年教育所用。这个问题在基层老年学校尤为显著。

中国老年教育供给侧的结构问题已成为中国老年教育发展中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体制是瓶颈,体制归属问题致使结构相当不合理。结构决定功能,老年教育供给侧结构不合理导致各地各级老年教育发展严重不平衡。其中,尤其是中观层面的供给侧结构性问题直接影响了各地各级老年教育的健康发展。

二、关于深化中国老年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目前中国老年教育的体制绩效已经告诉我们:老年教育实现可持续发展,关键在于体制改革。制度政治学理论告诉我们,体制的问题必须依靠体制的改革创新来解决。中国老年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要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创新推进结构调整,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中国老年教育系统效率,更好地满足广大人民老年人的精神需要,发展老年人满意的老年教育。如何改革和创新老年教育体制?笔者提出以下初步建议:

(一)确立中国老年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标

中国老年教育供给侧改革的目标,是改革创新各地各级政府管理老年教育的体制机制,通过改革体制机制,着力于协调政府相关部门之间的关系,通过政府部门之间的有效协调,降低老年教育领域的交易成本,矫正各地各级老年教育要素配置的扭曲,促进社会各方有效进入老年教育领域,提升各地各级老年教育的竞争力,创造老年教育新的增长点,最终实现全国老年教育结构转型与可持续发展。

《老年教育发展纲要(2016-2020年)》在“基本原则”中指出:“发挥政府在制定规划、营造环境、加大投入等方面的作用,统筹协调各部门老年教育工作。”这表明中央政府已经意识到体制问题是中国老年教育的瓶颈。在贯彻落实《老年教育发展纲要(2016-2020年)》中,各地各级政府必须抓住“牛鼻子”,着力于解决老年教育的体制问题,因为这是老年教育发展的基石,更是各级政府首先须为老年教育提供的公共服务内容。

(二)大胆解放思想,破除思维定势。

对于当前中国老年教育的体制形式,老年大学学界众说纷纭。有人认为,“现有体制很好,否则,我国老年大学怎么能发展到今天?”有人认为,“有一个‘婆婆’管着就行了,何必自找麻烦,重新找‘新婆婆’来管?”还有更多的人认为,“现有的体制已经显露出局限性,再不改革,老年大学的发展就跟不上形势要求,就无法满足广大老年人接受老年教育的诉求。”对于老年教育体制改革,归纳起来,无非两种意见,其一,不需要改革;其二,改革势在必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首先是关乎“利益”,其次是认识问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决定》指出:“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是当代中国最鲜明的特色。……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党和人民事业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中国老年教育亦然。道理很简单,什么样的体制适合老年教育可持续发展,就用什么样的体制。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而立之年的中国老年大学,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打破思维定势,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逐步进行本地区老年教育的体制改革和创新。

(三)优先发展城乡社区老年教育

在党和各级政府的关怀下,而立之年的中国老年教育三十多年来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据中国老年大学协会2015年统计,全国老年学校数60867所。全国进入老年学校学习的老年人共计7643100人,另外,接受远程老年教育的老年人3699611人,二者相加,全国老年学员总数达到11342711人,除以当年全国老年人总数2.1亿人,入学率为5.3%

根据上述统计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而立之年的中国老年教育,其发展规模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总量有所发展。从零起点视角看,中国老年教育三十多年发展的成绩是令人振奋的,是具有发展前景的新生事物。二是总量增速缓慢。历经三十多年的发展,老年大学(老年学校)入学率才达到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总人口的5.3%。中国老年教育“摸着石头过河”是历经千辛万难的过程。三是我国社会基层老年教育特别是乡村基层老年教育现状,远不适应我国提前进入深度老龄社会的严峻形势。在深度老龄化的中国,老年人已经成为社区的主要群体。从这个意义上说,优先发展城乡社区老年教育事业是我国“文化强国”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正因为如此,《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关于发展中国老年教育的“基本原则”中提出:“优化布局、面向基层。在办好现有老年教育的基础上,将老年教育的增量重点放在基层和农村,形成以基层需求为导向的老年教育供给结构,优化城乡老年教育布局,促进老年教育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总之,从社会发展视角看,中国老年教育三十多年的发展虽取得可喜成就,但仍然存在诸多深层次问题,必须通过全方位改革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从老年教育起点不公平视角看,中国老年教育三十多年的发展,并没有解决我国广大社会老年人特别是社会底层老年人享受教育权利的普遍实现。